写刺客信条系列/看门狗1/彩虹六号围攻同人

记事

1.Wifi冲出去跟自爆兵怼,被自爆兵炸倒了
我冲出去救他起来,然后两个人赶紧跑回室内
存活的Wifi开心得像个五百斤的孩子:
“I AM ALIVE~!!!” 一边跑到我枪口前面
[Caveira击杀Mute]
(备注:此人今天之内在pve和pvp被我tk了三次,除了第一次之外其他都是无心的)
  
2.猎恐局四排,队友Alien讲了几句话
野人闪盾突然开始投票踢Alien
Alien:???谁踢我啊
然后大家都意识到是闪盾踢的
Fantachi:兄得,别吧,你是少数人
闪盾没答话,Alien也没被踢出去,五个人在沉默中等加载完成
加载完成后闪盾马上蹲下对着我们一边后退
“他好像很警惕诶”
话音未落...

距离

JägerBandit无差
Jäger中心
OOC预警
   
   

    离开一切工作时,他才会想起他。眼前是没有灯光的房间,他坐在床上——或者躺着——的时候,那个被GSG9制服包裹得严实的身影就会浮现在脑海中。哪怕仅仅只是一个背影,他也感觉自己的全部心绪都彻底沉沦进去。如果说那个男人的背影是埋藏了无数过去阴影的深渊,那么他的眼睛——那双深邃而有些许暗淡的眼睛——就是深渊上空半探出阴云的月牙。

    马吕斯无法想象多米尼克的过去,达朗贝尔原理也不可...

新赛季新bug

选Ying猎恐拆弹,过了第一波拆弹后只剩4hp
Fuze拿着PMM跑过来:你别动我给你修个脚
Ying:站远点(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)
[Fuze击杀Ying]

[悲剧]他希望

灵感来源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203930
Bandit/Jäger

他死得很干脆,但并不太好看。子弹自他左侧的太阳穴径直穿到另一侧。那双曾经总是暗淡而又深邃的眼睛,如今因死亡撕裂之痛而诡异地翻白,证明这具受过剧烈打击的身躯已没有任何生命气息,成了彻彻底底的一副空壳。空壳耷拉着瘫在离Brunsmeier公寓五条街远的某个巷尾角落,像断了线的破木偶...

🤔🤔

    那双红色高跟鞋径直踩上我眼前的车玻璃。“你有什么资格,”高跟鞋主人的声音仿佛离我很远,“握住这辆车的方向盘。给我滚到副驾驶座去。”
    “……女士。”
    “不然这玻璃就碎给你看。”

一些对话

(不是同人文,警告)
(和一个彩六朋友的对话记录)
(朋友彩六快200级了)
(最后一段是想象的)

问起玩不玩中国象棋,他说不玩,懒得动脑子。
“彩六也费脑子,也要战术。”
“我都去偷人啊。开局死,不用动脑子,多开心的。”

我一对枪就紧张,击杀了就手抖。
“我这心态还是练不好。”
“你练好你就不是傻子了。笨的啊。不要慌又不是你死。我慌,是因为,我他妈不能丢人,所以才慌。压力大。”
“那我也是啊!”
“你有啥压力。滚蛋。你一直都在丢人,有啥区别。真的是。”
好像也没说错。

我休闲局第一次八杀!!!(全场击杀数最高)虽然2比3输掉了。激动得连截图键在哪都差点记不起来。最后把截图发给他看。
“对面好菜啊。”
我沉默。...

舒赫拉特!你们又开始了?(上)

是关于FUZE和YING的。木有CP。


    缇穆尔在擦拭自己的瞄准镜,忽然想起来今天会有两个新人来彩虹小队报到。没记错的话,他们是来自香港号称“飞虎队”的反恐小组。中国人。他不禁在心里暗念,这对他来说着实新鲜。

    但他必须按捺住自己这好奇心,至少,过会再去跟他们打招呼。缇穆尔抬头瞥一眼坐在医疗室唯一一张病床上的舒赫拉特,后者正专注于修理手上损坏的小仪器,显然没注意到狙击手的目光。这几天他的伤势恢复得很好。而今天他才刚刚能坐起来,就不愿意再躺在床上,坚持要继续做他的工匠活儿。之前古斯塔夫还会在医...

1 / 9

© Greyrain_Rucra | Powered by LOFTER